幽蓝_深海鱼

这是一只逗逼

竞赛狗的自白

大约是独白——来自一只竞赛狗

这是一所好学校,不必多言。可我是一名好学生?
短短二十余晦朔。我已不知在心中多少次质问自己。可是,迟迟,或者永久,没有答复。那天的心理课上老师问有谁觉得自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,我很想说我,可我没有那个勇气和信心举起手来。其实说起来,这里谁都不差,不就是换个地儿上学么?但是总有那么细微的违和,如鲠在喉,难以咽下。
大约是因为听说以前的同学高一就高联全省第二进了省队,而我还呆坐在自习室里啃着乏味的书本;也许是因为教师节所有人都回校探恩师,共念旧时年少,岁月未老,而我只能将祝愿折成纸条夹带在梦里给老师捎去;还有可能是别人晚自习早早完成作业,狂刷试题页页,而我却难以入眠,读诗到深夜。于是,突然明白是自己心有不甘。
突然想起当初选拔竞赛时自述上写的话“这是一条比过去更为艰难的路”。现在又觉得两个月前的自己无比天真。竞赛大抵是苦的,但不代表其它就轻松。发现事实是更为不能接受,又想加社团,又想去组织,忙这儿忙那儿,却怎么也忙不过来。有时候,那种无用者的挫败感不住的翻涌起来,像早上的潮。
就好像我才把种子埋下,而他们的却已开花。

“无知识的热心,犹如在黑暗中远征。”
曾经热切的希望身旁的人因我的存在而过的更好,可是自己好像又并不是那么的快乐。与昨日的联系仿佛昼夜之间就斩断,隔绝,无可救药地失去。就像是地铁上的窗,只看见自己的残影,和残影背后阒黑之中的定点,无限寂寞,相隔遥远。努力地想要敞开心扉,但好像没人找到彼此的心在哪里。
无力地承认自己没有能力,被现实所恐吓与打败。

所以,短短二十余晦朔,只有去忍耐,去度过,英文说叫run through,跑过去,还是逃?

我不敢也的确没有资格说自己优秀,因为如果任何一个人与我经历相同,一定会做得比我更好。还是自述中写的“只不过喜欢做事拼尽全力,不留退路”,现在看来,显得特别可笑,笑自己还没拼就泄气了,笑自己太幼稚以为做什么事都靠拼。然后才明白,最有力量的力量是坚持。
于是幡然醒悟那些人啊,其实早早就已播下了种子,只是你我不曾知晓。所以更没有理由和立场去怨谁,只是自己不够清醒,青涩又轻狂。沉浸在自己的世太久,而对别人的优秀充耳不闻。别人的花总是更艳的,说不被袭扰都是骗人的,但那句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”却是真的。倒也不是说风雨兼程多么美好,也许只是路上的阳光并没有灿烂地肆意流淌,但至少,已在路上。很少事情并不是因为爱它而去实现它,世界并没有这样的慈悲给予每个人恰当的爱,只是很多东西很多人都是在跌跌撞撞中慢慢成长,在磕磕绊绊中渐渐成熟的。

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看清生活的本质后依然热爱生活。”人生并不只有鲜花锦缀,烈火烹油,还有孤独,失意,以及其他。诚然在这里的开始并不如意,但我能做的并不太多,于是写下心中种种,又到深夜,让这短短半张废纸麻木失意的无奈。
是的,光与荣与于我,已是温斯顿的黄金乡,介于昼与夜之间,是永远无法企及的所在。
前方,是血与火。

不,还有曙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丙申 孟秋 露华深重

评论(5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