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蓝_深海鱼

这是一只逗逼

用我的语文来祭奠逝去的数理【我为什么不学文hhhh

既然你叫我发我就发咯【然而我不会 @ 人

就是考试突发奇想哈哈哈脑袋一抽开始乱怼

诸位不要被渣文笔幼稚到就是了233

【对于写满答题卷的大神所表示的对我篇幅的短小的不可思议,我只能说我也hin无奈啊,只因手速有限,还需修炼hhhhh

以上逗逼模式。咳咳咳,一下装作一本正经。

 

 

愿,面临着或已经经历过文理分科的诸位都无悔于当初的选择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雨的味道

老屋端立于山腰,爬上山顶,脚下是烟水迷濛,极目是青山连环。乌青的云滚动奔跑,水汽是湿润沿脊骨爬上,催出土壤里的古老与记忆蠢蠢而蠕。雨,该来了。

土壤中放线菌所散发的泥土清香点燃了雨的味道的序曲。微小如尘的雨点打落在手心手背,落在瓶底厚的镜片上,让人不恼,反而晕出些许镜头失焦的美感,我看见水汽是影影绰绰的青灰从西天卷来,不顾一切带着鲁莽撞上山丘,倏尔,消失不见。

于是雨味渐浓,带着水的清凉,薄荷一般的爽意,又“随风潜入夜”一样的温柔。终于明白为何总有诗词文人雨丝牵绵,一头是自己,一头是相思。东方也许天生一种含蓄与沉敛,她永远不是哈姆莱特式的戏剧与冲突,于是骚人墨客只好用那雨丝换那情丝。自是有一番风味,只是不知道他们回味雨的清冽与臲卼的缠绵时,又将是何种味道?

雨丝终是织成了雨幕,雨网千层,却网不住出游的神思。妄效古的披蓑戴笠,学苏子漫步雨中。料想如今,蓑笠已然作古,不过万幸雨的味道犹在。也只有当置身于雨中,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那些深入骨髓写在基因里的冲动不安的躁动。比如,像要奔去,像要离开,但又像是要在雨中终此一生的淡漠与坦然。雨的味道已由清冽微火慢炖成了另一章节的安详。寒气袭肘,仿佛催人在饱和的湿度里沉沉睡去。雏华初绽,雨味煲成的汤,点缀路旁脚下的味道升起,伴我去寻那竹杖芒鞋,伴我去寻那任雨平生。

但却骤雨急风惊雷,平地而起的雨水炸裂,只好落荒逃回檐下。风声雨声,撼天震地;风味雨味,却随心止而归入平静。雨味的最终章竟是爆裂鼓点下出人意料的阒寂,已是真真切切地钻入颅腔共鸣,浸入骨血滋长。就像那些刻在手掌肌肉纹理里的每一条运动的轨迹,仓颉的创造;就像不假思索印在声带振动频率里的每一个音节,声韵与平仄。每一滴都落在这五千载的古老土地上,无论是杏花春雨江南,抑或骏马秋风冀北。唯有这冬夏交至的气流、寒潮、冷锋将一切紧紧相连。

雨的味道,已然幻化成最最深刻的记忆,从史前史的彼端缥缈而至,一切的一切,尚未炭化;一切的一切,生命犹存。雨的味道,便是中国的味道。

风停雨住,我在故国。

 

 

应试作文而已,诸位请勿较真wwww

但若是有批评或建议的请尽管像在下疯狂的发起和轰炸吧hhhhh

【ps:这到底值不值56分啊?

评论(8)

热度(5)